“谷歌眼镜”开始被天朝警察使用了

By Tachikoma at 2018-02-10 12:26 • 278次点击
Tachikoma

哎,人类进步任重道远啊,觉得Star Trek里共和国和帝国的斗争可能永远会持续下去,苏联解体之后美利坚也是堕隋啊。

Chinese Police Add Facial-Recognition Glasses to Surveillance Arsenal

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ese-police-go-robocop-with-facial-recognition-glasses-1518004353 19

谷歌, 眼镜, 天朝, 警察


https://www.hongkongfp.com/2018/02/08/black-mirror-technology-chinese-police-don-high-tech-glasses-nab-suspects/ 9
_你的链接有付费墙,我找的这篇没有提到是谷歌眼镜,也没有提到技术提供商。低人权无民主国家,技术总是被用来对付她的公民。

Ciao at 2018-02-10 12:44
1

@Ciao 技术提供商是llvision,从这篇twitter里过去我没有付费墙

Tachikoma at 2018-02-10 18:07
2

@Ciao 不是谷歌眼镜,我只是打个类比

Tachikoma at 2018-02-10 18:08
3
daidai at 2018-02-10 19:27
4

@Tachikoma 不好意思误解了。
总的来说,政府之前基本是在铺路,比如大规模部署监控设备,落实手机实名制和网络实名制,这些措施下对个人的监视基本就没有死角了。
使用谷歌眼镜类比是不恰当的,谷歌眼镜实际是一个显示屏、一部摄像机和一个相机,理论上(实际也有开发者绕过谷歌的限制做了)不能做面部识别和人物标记的功能。
这款类似谷歌的设备在技术上并不难,如今的面部识别对这种场景准确率是相当高的。但这项技术的应用会极大地提升效率。目前唯一的未知数是这种技术会在多大范围内使用,面部摄像和识别在火车站等场所一直都有。
个人的想法,未来个人将无法拥有隐匿性,即不可能躲过目标明确的定位和搜捕,只能在去关联性上下功夫,一种类似于比特币一样的证明方式,证明拥有一笔财产而不必暴露自己的身份。

Ciao at 2018-02-10 19:44
5

@daidai 谢谢,刚刚看了一下原文,这个眼镜是和一个离线的手持设备相连的,还没做到实时联网查询。

Ciao at 2018-02-10 19:52
6

@Ciao 我算是行业内人员,这些东西的技术其实我都比较清楚,比如你说的那个离线设备联网的,关系就像苹果手表和苹果手机,数据库非常大,图像处理来面部识别现在也要经过云端处理。谷歌眼镜是眼镜式接口的鼻祖,并不限于具体功能。

Tachikoma at 2018-02-11 11:20
7

@Ciao 本来记得放了Twitter 的链接的,可能漏了吧

Tachikoma at 2018-02-11 11:22
8

@Ciao 比较喜欢最后的个人想法,这应该算是新的制度设计的雏形。

Tachikoma at 2018-02-11 11:23
9

@Ciao 感觉这条信息发的感触两点吧。

一是国内的公司和实验室过于严重地受制于政府,十分唏嘘,研究人员往往也不知道他们的研究用在哪里,就像被养的枪。

二是希望让更多人看见,意识到,慢慢地解决方案会出来,就像刚开始计算机也被认为是政府式邪恶,反文化和黑客改变了这个局面

Tachikoma at 2018-02-11 11:29
10

@Ciao 最后一条邪恶后面多打了希望,不能修改很成问题吧,看看能不能加个修改功能

Tachikoma at 2018-02-11 11:30
11

@Tachikoma 已经修改。关于修改功能,可见的将来都没法做到,一是技术上,涉及到普通用户权限更改,应该不复杂,但是现在我还没吃透;二是,用户可修改会破坏对话。一般的小改动呼叫一下管理员就好。如果有敏感信息,可以直接呼叫管理员。

Ciao at 2018-02-11 12:42
12

@Tachikoma 你说到个人或者实验室受制于政府,其实我觉得国内的学者,根本没有这种自觉意识,一心科研,要么“为国争光”,要么抓住“巨大的商业机会”,根本不会考虑自己的成果会不会违反伦理。再加上糟糕的媒体环境……我导师说,就像战前的德国一样,在经济技术各个方面反超而文化、制度落后,再加上民族主义情绪,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寄希望全球化能让所有国家共进退吧。
你说的个人想法,我能想到的就是匿名投票和联名活动。前者很好理解,既保护了个人又能证明每一张票是真实的。联名活动往往变成政府照名单抓人,其实每个人只要提供一段手写的文字就行,不同的字迹能够代表有多少人支持而不必暴露支持者的身份。目前还没有看到类似的系统出来。

Ciao at 2018-02-11 13:12
13

@Ciao 我说的受制于政府是指政府的资助和控制决定了研究的大方向,公司以及个人的思想态度并不在讨论范围之内。这即我说的受制于。这里的理解区别很值得注意:分析一个社会、组织、国家的行为的时候,这个组织的下层基础决定了其走向,个人的想法只能是顺应形势,时势造英雄;古往今来,没有一次社会变革是因为单纯的理想主义成功的。所以现在我只对大思想家保佑钦佩之意,而大多数公共知识分子只是在制造麻烦,寻求自我满足和自我利益。

关于德国的观点我大致同意,当年德国日本的情况非常像此时中国。然后我却不认为其经济技术超前文化和制度,在两次世界大战前,德国的教育制度、思想在很多方面是超越英法等国的,现代博士制度是从德国开始,哥廷根是欧洲的科学中心之一,各国留学生都来德国学习;存在主义和现象学的中心也在德国;黑格尔、康德等大思想家也都是德国的;等等。当时英法的资本主义制度已经开始崩溃——罗斯福的新政、工会运动、社会自由主义改革大概就是一、二站后改革崩坏的制度的事情。德国在当时相当于在探索一条基于最早卢梭的idealism(和我们说的理想主义不是一个概念,不明白的话可以去看看哲学史,比如罗素的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被康德、黑格尔继承的新的社会制度设计,只是这套社会制度发生畸变,变成了法西斯,如同社会主义发生畸变——结局我们众所周知。这种畸变的发生和德国的社会现实(即下层基础)息息相关,可谓是根本原因。中国现在的情况除去文化和哲学(即制度雏形)并没有发展起来之外,和德国很像,现在西方也处于一种崩坏状态(这一条讲起来就很长了,我也还在也研究中),并不能给中国太多的有益指导或者说不存在唐朝对诸夷那样的制度压制。

Tachikoma at 2018-02-14 08:19
14
登录 后发表评论